当前位置: 首页> 欧美娱乐




电影版《猫》的失败也许代表着技术的黑暗面

发布时间:20-01-05

在奥斯卡宣告最终结果前的两到三个月电影档期,被称为颁奖季。←大量影片会选择在这个时间上映,并且投入较高的宣传成本造势,为的是攻克奥斯卡奖项。由奥斯卡得主汤姆♤霍珀导演的电影版*《猫》,在上映前被认为是颁奖季的种子选手。

 

因为它改编自经典文本,又ф是今ю天难得一见的好莱坞老牌类型歌舞片,加上群星荟萃和汤姆霍珀┄┅之前不错的∷奥斯卡战绩,包括另一部经Ж典音乐剧《悲惨世μ界》改编电影,看上去这☏部电影十拿九稳要在颁奖季名单上占据不少位置。


电影《猫》剧照。

 

但从预告片公布开始,由真人CG特效打造的猫形象,让人有些感到战栗不安。影片正式上映后,遭遇了惨烈的滑铁卢。制作成本9500万美元,北美首周仅获得662万美元票房,烂番茄新鲜度仅有1Ⅹ8%。同时,片方环球影业也将它从奥斯卡宣传片单中撤除。当@然,片方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它,还是保留了音乐类和技术类奖项的公关经费⊙。

 

在¤原本的音乐剧里,就是以人经过特效化妆来饰演猫,但进入电影后,使用了更『为前卫的特效技术,人的脸、体型与猫的脸、体型有了更为密切的结合。在舞台表演时,观众还能有一种明确的间离观看心理,他们可以清楚地意识到是人在饰演猫,但并不妨碍他们从中℡提取出艺术的真实性,从而认定这些角色就是猫,并被猫的故事感动。

 

而进入到电影的观看模式后,似乎这种间离性的边界被模糊,陷入一种恐怖谷理论之中。随着电影科技的进步,今天银幕上用特效打造的拟人化角色已不少见。远在科技泛滥之前,恐怖谷理论已经普遍存在于电影创作之中,甚至是在这个理论被具体提Ⅻ出之前。


音乐剧《猫》剧照。

 

我们今≌天讨论《猫》这部电影时提到的⿸恐↔怖谷理论,是1970年时日本机器┊┋人专家森正弘于提出的,最初也是应用于机器人研发理论,他认为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感觉存在一种美学假设。也就是当机器人和人的相似性达到一定程度,人对机器人的З恐惧心理也会随之增加。

 

这个理论又是源于1906年德国心理学家恩斯特詹池的论文《恐怖谷心理学》,他认为人在难以判断一个物体是否具有生命体征时,会产生一种对未知的恐惧。弗洛伊德在1919年的论文《恐怖谷》中,进一步阐述了这个心理现象。这种心理并不局限于机器人,只是运用于机器人研究上,让人能更具象地理解它的描述。

 

在恐怖谷理论被具体阐』释前,可以*说从神话时期开始,就已经对其有了充分应用▀。古▄希腊神话里的美杜莎、米诺陶,文学里的弗兰肯斯坦,早期B级片里的怪物,都是具有极高似人性的恐怖生物。$电影可能是最能诠释恐怖ⓥ谷理论的一种艺术表达形式,因为它可以创造|出直观又高度逼真的似人生物形象。


《玩具总动员1》剧照。

 

最先要攻克恐怖谷理论的是动画业。1995年皮克斯创作了第一部三维动画电影《玩具总动员》。在设计人物的时候,他们利用玩具本身的形象属性规避了恐怖谷效应。玩具本身就会被制作成ν卡通化的拟人形态,虽然也Θ有一部分人惧怕人形玩偶,但它还是具有较广的接┌受度。进۩入到动画世界,人在观看时又能产生一种间离心。因为卡通化的拟人形象在动画中有了人的情绪、行为,讲述的又是一个较为童趣的故事,从而是可以被普遍接受的。当然在设计故事反派的时候,皮克斯也有考虑到恐怖б谷理论为依托,例如最新一部《玩具总动员4》中的女孩玩偶及其随从。

 

人的认知在获取银幕传递的形象信息时,会有一个心理预设,因而我们不会害怕《玩具总动员》里忽然活了的玩具。延伸到后来的特效创作中▐,例如《黑衣人》《阿凡达》为代表的诸多外星人形╯╰象,在接收这些形象信息前,观众心理预设他们是外星人,同时故事的设定中也做出了友善的道德预判。像《黑衣人》中的外星人常常有很多窘〤态的喜剧行为,《阿凡达》里的纳美人是善良ξ的,人类反而是邪恶的。这样的善恶区分,也可以让观众更容易◘产生共情,从而消解“恐怖谷”忧虑。


《阿凡达》剧照。

 

而《猫》这部电影成为恐怖谷理论又一经典案例,与创作者对观众心理预判的失败有着直接联系。其中最重要的是对舞台剧版本成功想当然式的银幕延伸。既然舞台上人饰演猫的形象可以成功,那搬到银幕中也肯定可以成功。但很明显他们错误判断了两种艺术⊕形式的差异,没有找到表达方式的不同与受众心理的变化ш之间的в联系。

 

明星制在这其中也扮演了一种双刃☼剑的角色。电影渴望通过卡司Ⅵ获得关注度和票房,从而在宣告了★大量明星加盟后,自然考虑的是如何在银幕上精准输出明星形象,让为了这些明星买票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满意,≤并吸引更多粉丝。所以在设计特效的时候,体现明星本身的体态和面部特征成了最重要的任务。但两者并不能达到完美地综合。在考虑“人”形象的时候,便忽视了“猫”形象的真实性,最终创造出了怪物。

 

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《猫》的文本性是严肃的,尽管是一个音乐剧,有喜剧的成分,但它传递的信息是深刻且引人思索的。电影致力于打造出一个猫视角下的世◎界,也就需要考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。换言之,它不是一个全然的乌托邦,而是存在丑陋的部分。这些丑陋的现实配合猫的形象,完全让这个电影沦じ为了一出恐怖闹剧。


2019年《狮子王》电影剧照。



在今年暑期档,不少人诟病真狮版《狮子王》的表情木讷,也许对比了《猫》的鬼魅恐怖,那种木讷反倒成了一种优点。电影发展的第一生产力始终是技术,因为技术的腾飞我们得以看到电影可以做得梦越来越大。《猫》的失败在某种程度上,也就是代表着技术的黑暗面,创作者的野心超越了目前技术可以达到的水准,并忽视了受众心理,最终创造出“弗兰肯斯坦”式的怪物电影。

 ⿶

也许有一天,好莱坞可以拍出成功的真人版《猫》,但肯定不是现在呈现的这样。

&nbsωp;

□耳朵(影评人)
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 校对 何燕

上一篇: 17年后,路嘉欣兑现与“前室友”吴青峰的约定|碟中谍
下一篇: 孙佳琪获赞最帅地铁司机 兼职模特私照曝光